特殊教育走向“特别支持”
时间:2020-11-18


5月15日是我国第26个全国助残日。在特殊教育方面,近年来,国际社会获得了长足发展,主要体现在立法扩大特殊教育服务对象,通过出台各类法规政策保障各类有特殊教育需求儿童的各项权利。与此同时,“全纳教育”理念下促进残障儿童在普通学校与正常儿童共同接受教育的“融合教育”也在不断扩展。世界范围的特殊教育更加关注个别化、重视给予每一名残障学生人性化的关怀支持,从“特殊”到“特别支持”逐步成为一种国际大趋势。而在具体保障残障儿童受教育权利的过程中,每个国家又各具特色、有所侧重。


美国:

“特别定制”的教学安排


在美国,享受“全纳教育”的残障学生类别广泛、人数众多,但却坚持贯彻个别化教育。学校专门制定适合残障学生的教学方案,写有“保密”字样的文件里明确写着哪位学生是什么情况,对教学有怎样的特殊需求。比如,给某某学生出题时只能出选择题;对某某学生要允许他上课或做练习时带着耳机听音乐;提醒老师上课期间多关注某某同学,如果出现情绪波动要及时通知校医等等。对于残障学生,学校在州统考中也会根据他们的特殊情况做特殊处理。比如,对视力有问题的学生,老师念题目、帮着把学生提供的答案写在试卷上;对有智能障碍的学生会减少测试题目,或者允许他们看笔记或延长做题时间;在线测试的时候要给视力有问题的学生调整字号、对比度,或者使用电脑阅读功能、语音打字功能等。正是学校对每个特殊教育学生“特别定制”的教学安排,才保证了即便是身体、智力都有严重障碍的学生也有可能完成基础教育。


日本:

从“特殊教育”到“特别支援教育”


2005年,日本政府出台多项政策方针,把19世纪70年代起正式发展的“特殊教育”更名为“特别支援教育”,进一步扩大了特殊教育的对象范围,正式把患自闭症、亚斯伯格症候群、学习障碍(LD)、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症(ADHD)等发育障碍的中小学在籍儿童等纳入特别支援教育的范畴。并把特别支援教育定义为:培养残障学生的自理和自立能力,力求把学生培养成可参加社会的主体。要求在特别支援教育中把握每一个儿童的教育需求,提高其能力,帮助其克服生活和学习上的困难,为每一个儿童提供适合其个体差异的指导。

日本针对不同程度和不同残障类型的学生,对其提出的学习要求是不一样的。例如,针对病弱学生,主要是确保其身体和精神健康的基础上开展适量的学习活动;面向自闭症学生,则是让其理解和学习最基本的人际关系规则,能够与普通人进行正常交流。与此同时,从健康、心理、人际关系、环境、身体的运动、沟通交流等方面,按照残障学生各个学习阶段的特点进行指导。从幼儿园到义务教育阶段,聚焦培养生活能力以及生存能力,特别注重对残障学生实践能力的培养;高中阶段则致力于提升教养、专门性的知识、技术以及学习技能,在努力确立个性的同时,养成对社会深刻理解以及理性批判的能力,形成有助于社会发展的态度。


英国:

赋予家长和儿童在特殊教育中的权利


2008年3月,英国特殊教育联合会主席布莱恩·蓝姆发起了一项面向具有特殊教育需求的家长们的调查,被称为“蓝姆调查”(Lamb Inquiry)。通过调查这些家长对特殊教育服务体系的信心度,向儿童、学校与家庭部国务大臣提出如何提高特殊教育需求儿童学习水平的建议。在此基础上,英国儿童、学校与家庭部于2010年发布《改善家长获得特殊教育信息的实施计划》,为那些具有特殊教育需求儿童的家长专门设立热线电话和网上服务。2011年3月的《咨询提案》再次强调了家长参与的重要性,并让家长参与到特殊教育体系的决策中去。到2014年,在专业人员的帮助下,家长可以获得以下权利:制定个人预算,控制自己孩子的特殊教育服务;获得资金使用信息;选择学校,包括所有公立学校(maintained school)、学院(academy)和自由学校(free school)。此次特殊教育改革不仅强调了家长的权利,同时也提出了要尊重特殊教育儿童的需求。《咨询提案》的反馈者强烈支持赋予儿童上诉的权利,尤其是对于那些伤残的儿童、需要照顾的儿童。这些儿童很少能在公众面前表达自己的观点,赋予他们直接向法院提起上诉的权利,将有助于改善他们的不利地位。


□文/李冬梅(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国际教育信息中心)


上一篇: 3C认证成摆设 儿童安全座椅抽检不合格率超两成
下一篇: 临社小学迎接叠彩区发展性督导评估检查

热门推荐

精选推荐

Copyright © 2012-2020(www.gaoxiaow.com.cn)

本站部份内容来源自网络,文字、素材、图片版权属于原作者,本站转载素材仅供大家欣赏和分享,切勿做为商业目的使用。

如果侵害了您的合法权益,请您及时与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